全民阅读 你我同行

丰南图书馆

当前位置: > 专题浏览 > 教育 >

因《新星》被知道,因《芙蓉国》被记住

时间:2009-07-31 21:36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首先想表达对于参加这次活动的朋友们的感谢,感谢大家出席我的文集的出版发布会。 在讲自己的感受之前,先讲几个小故事。 常有记者采访我,大多数是 80 后的记者,有的是 70 后的尾巴,他们提问时显得很可爱。有人说,柯老师,我不能理解你的《新星》当年怎

首先想表达对于参加这次活动的朋友们的感谢,感谢大家出席我的文集的出版发布会。

在讲自己的感受之前,先讲几个小故事。

常有记者采访我,大多数是80后的记者,有的是70后的尾巴,他们提问时显得很可爱。有人说,柯老师,我不能理解你的《新星》当年怎么就那么轰动,那么火?他们在网上查,发现那时也有许多港台的东西,比如霍元甲一类。我说,你们先看一看《新星》,恶补一下,可能就能理解那个时候的社会是什么样,就能知道那个时候的人在关心什么,他们为什么能被这样的书所激动。

一位80后记者为了采访我,专门去大学图书馆找书,找到了《夜与昼》、《衰与荣》,还不全,又把刊登这两部作品的的《当代》借来看。结果无论是书也好,还是《当代》也好,在图书馆的书里都是最旧的,书页卷了毛边,有的缺了页。他告诉我,这说明这些书当年肯定特别火。他说,那个时代的大学生怎么把一本书看成这个样子啊?我说,你也得把这些书恶补一下,如果你看了《夜与昼》、《衰与荣》,你可能会知道那个年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这两本书。

讲这个小插曲,说明什么呢?

我不能说我的《新星》、《夜与昼》写得有多么好,但就描写那个时代的真实性,场面人物众多,人物的生活细节和心理轨迹,能不能经得住推敲,信息量大不大,我觉得我尽了力了。如果说朋友们想读80年代的中国,我觉得那几本书是能读到当时社会人物的真实风貌的,我写的都是我熟悉的人物,我熟悉的生活。

还要讲一个故事,是文联出版社告诉我的。因为这部书稿有十几部,在看稿过程中,请了几个大学生帮忙,其中的《芙蓉国》是写文化大革命全景全过程的一部小说。这本书70多万字,我今天还跟中华读书报的记者讲,当年这部书出版的时候,有评论说这样写“文革”全景全过程的是中国第一部,那么,现在我也没有发现第二部。

那几个大学生在看稿子的时候,在书中看到我描写的天安门“四五事件”了,他们就跟出版社的杨爱荣主任说:老师,不对啊,写错了,应该是“五四运动”啊,怎么写成“四五运动”了?由于种种原因,


80后的很多年轻人对文化大革命这段重大历史一无知晓,他只知道“五四运动”,那是一九一九年的事。由此我想,再过多少年,那时的年轻人如果想了解那段历史,想了解文化大革命,怎样能够让他们看到一个比较真实的、能够禁得住反复琢磨的东西?要有这样的书。

 

那么,《芙蓉国》对于我来讲,就是这样一本书。

我最初构思这本书的时候,儿子还在上中学,他和同学们也听父母讲过一点有关文化大革命的事。他就说,爸爸,听说你们“文革”时大串联不买车票,吃饭不要钱,还不用上课,多痛快,多好玩。我告诉他,文化大革命可不像你们想得那么好玩。《芙蓉国》出版后,我让儿子看了,他了解了那是一段残酷的历史。

讲这些故事是想说明,作为一个文学家,我做不到别的,那么,当我写当代中国生活的时候,对社会生活的概括,从人物到心理,包括到生活气氛,生活细节,起码要禁得住回味和推敲。不要说表现生活,起码说再现生活上得有一定的艺术功力。你不能说我学画画,连人都画不像呢,就开始变形,而且变得特别新潮。我觉得大画家都不是那么过来的。像毕加索,他几岁开始学画,把人画得维妙维肖了,才又变形,成了立体派绘画大师。作为作家,起码三言两语要把人物写得栩栩如生,才谈得上发挥变化。

从这个意义上说,我想我的书还是能够看得下去。

刚才几位评论家为我鸣不平,他们这些年一直比较支持我,觉得对柯云路的评价还不够公允,无非是说文学界对我的评价还没有和我的作品足够匹配。我觉得我不着急,我真是不着急。我今天跟大家说点心理话。我觉得当代人能够知道柯云路,是因为《新星》、《夜与昼》、《衰与荣》这几本书。但这次中国文联出版社出我的书时发现了,柯云路后二十年的作品,比前十年写得更多。前十年我写了六部,后二十年我长篇写了十一部。而且我个人觉得比前十年写得更好。

你们都看过《新星》,对李向南评价很高,但是我觉得我后十几本书有些比李向南写得更好。今天在这个发布会上我想说一句话,当代人知道柯云路是因为《新星》,后人如果说能够记住柯云路的话,是因为《芙蓉国》。如果后人再说起我,说起《蒙昧》,《牺牲》,《黑山堡纲鉴》和《那个夏天你干了什么》这几部以“文革”为背景的书,会说柯云路做了一件文学家应该做的事,一个思想者、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应该做的事。

《蒙昧》出版后,张艺谋是在《花城》上看到的,他说看了以后特别激动,就通过人把我请到一个饭店吃饭,希望我把这个故事留给他。无论三年五年,十年八年,只要能通过,就拍这个故事。他说这是他看到的一个国际级的故事,能够感动不同国家的人。《牺牲》出版后,吴天明说想拍这个故事。现在有一位年轻导演想要拍《那个夏天你干了什么》,他说这本书让他获得极大的艺术激情。


相比起前十年的写作,我后二十年写作是比较寂寞的。为什么呢?我自己穿插地写了点有关中华传统文化的研究,引起过喧然大波,于是,很多媒体把我称为“中国最会变脸的作家”,而且现在出版社出版我的书,会拿这个来炒作。其实我没变呀。我的不变是这样一条,我一直在探索,我要做一些重大的社会命题,而且都是按照我的良知来做的。

感谢中国文联出版社把这套文集出来了,我知道这套书你们出得不容易。我想,如果人们确实看了这套书,他们不会后悔,绝对不会当垃圾扔掉。会保留起来。

既然今天书出来了,对媒体的的宣传,评论家的支持,我是非常感谢的。我说一句不是特别悲观的话,我觉得我的作品在我活着的时候,都不可能被真正地充分地理解。我的作品在我死的时候,大概能被人们理解到70%,另外30%大概要在我死后。这是我自己的估价,我这个人现在比较乐天知命。现在能做成这样,我已经非常满意了。现在出版社做宣传,我会尽力配合做一些。但是更多的时候,还要等待事物有它自己有一个过程。一个人不能活得那么功利,那么狭窄。

我会继续做我想做的事情,保持我的独立人格不受干扰,不应酬各种事情。在这一方面,我觉得我可以和任何人比,我不应酬政治,不应酬方方面面,包括各种各样的人情世故。但是我对人诚恳,我要凭我的感觉和良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我还会做下去。

活到老做到老,研究到老。

就讲这些吧。谢谢大家。

柯云路文集目录

《芙蓉国》
《牺牲》
《蒙昧》
《黑山堡纲鉴》

 《那个夏天你干了什么》
《成功者》
《东方的故事》
《超级圈套》
《父亲嫌疑人》
《合欢》

《新星》
《夜与昼》
《衰与荣》
《孤岛》
《汾城轶闻》
《嫉妒之研究》

 

 

(责任编辑:Mr.Y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• 上一篇:自控力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